治世乱臣

《治世乱臣》乱臣什么意思 第11章 虎落平阳 治世乱臣娘受

时间:2019-08-08 18:22:14编辑:拇阅读

火爆新书《治世乱臣》是梁九九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昱,扎西,书中主要讲述了: 姜昱走出竹苑时日头已西沉,珠儿与海棠送驾后欢天喜地的回屋。 “皇上有没有说给咱们挪地方?” “对啊对啊,或是晋晋位份也行,白五被

治世乱臣

>>>《治世乱臣》在线阅读<<<

《治世乱臣》免费试读


姜昱走出竹苑时日头已西沉,珠儿与海棠送驾后欢天喜地的回屋。

“皇上有没有说给咱们挪地方?”

“对啊对啊,或是晋晋位份也行,白五被赶出去后,只剩小允子一个人干重活,晋了位份就说明皇上开始主意咱这了,看她淑妃还给不给加派人手过来。”

璃雅才想起这个问题:“呦,刚才忘了问了,应该向皇上要人进来,但不能指望淑妃的人,白五不就是淑妃派来的么,你们跟小允子说让他再辛苦两天,过些天我直接给他加派三个下手。”

海棠笑嘻嘻的说:“娘娘底气这么足,想必刚才皇上定是有所允诺吧?”

“什么允诺?没有啊。”

“那皇上在屋里一个时辰都说什么了?”海棠不信。

“说……”璃雅忽然住口笑道:“小丫头问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快上饭,饿了。”

经过白五一事,璃雅对院子里的人都不敢再放心,方才姜昱与她谈论魏国问题和朝廷的党派之争,说明姜昱已开始注意到她。璃雅觉得事态正向她预想的方向发展,日后即便不能成为他的宠妃,也要做他在后宫的左膀右臂影响和支持他,这样他才会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进而达到她的目的。

姜昱从竹苑出来,旺儿忙跟上去问道:“陛下这是要回轩辕殿?”

“去紫轩殿看看君玉。旺儿,你觉得安婕妤怎么样?”

旺儿想了想:“安婕妤是奴婢见过的最聪明的娘娘。”

“没了?”

旺儿又想了想:“但是似乎不懂藏拙,一遇事就锋芒毕露,就像与魏国使团在含章殿那天那样,不过后来开窍了些,进宫这么久听说一直很谨慎。皇上这是对安婕妤上心了?”

“连你对她的评价都只是聪明,她的身份是一个妃子,又不是谋士,朕要那么聪明的女人做什么。”

姜昱嘴上如是说,心里却盘算着如何才能让她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出谋划策,就像李锦宜那样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去做各种对付司马君玉的事。但安璃雅毕竟是魏国人,做任何考虑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比如刚才屋里说的那些话。能让她撇开立场遵从本心,或许只有一个方法。

李锦宜与安璃雅,一个天下最骄傲的女子,一个天下最聪明的女子,在姜昱看来,再冠绝无双的女子都有一个弱点,就是在喜欢的男子面前都会变得如水般温柔,如尘埃般卑微,李锦宜已经如此,璃雅还会不一样么?想到这里,姜昱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次日宣政殿早朝,面对再度提及的安伽提一事,姜昱只问了一个问题:“昨日有人跟朕说起了四十多年前的一个故事,众卿有谁知道是什么故事?”

李谦迈步出列:“不知是哪位高人借威州之祸来警示陛下?此人能借古观今,实乃良才,陛下当用之。”

“就是魏国送来的那位公主,后宫的安婕妤。”

殿上响起窃窃私语,司马贺说道:“后宫不得干政,这安婕妤也未免太大胆了。”

姜昱淡淡说道:“她只向朕提起了这个故事,并没有说安伽提之事该如何处理。”

李谦借机重陈利弊,当日朝堂之上再也没有反对受降之声。

下朝后,叶冉与李谦并肩而行,一脸欣赏之色:“那日跟伯阳兄说起安婕妤紫轩殿自证清白一事,他就嚷嚷着什么时候把他悄悄弄进宫见见这个奇女子,现在不止是他,连我也好奇魏国竟然能出个如此聪慧的公主。”

李谦笑了笑:“这个王紫阳,明日我就去找他,皇妃的主意也敢打。你也不用把她夸的那般厉害,起码在魏国这件事上,她做的并不是很明智。”

叶冉不明白:“为何?她三言两语就说服了连日犹豫不决的皇上,难道还不明智?”

“若她是我大周女子,那确实是该当佩服,但别忘了,她原本的身份是魏国的宣和公主,与安伽提关系甚密,由她提此往事,岂不是存有威胁之意。”

叶冉想了想恍然大悟:“表兄意思是,她这是在告诉皇上,如果这次与安伽提为敌,那魏国就会像当年的西蕃一样,与大周死战到底。她若真存了这个心思,或是皇上也这么认为,那她以后恐怕永远要被皇上提防了。”

李谦又说道:“当然,或许她并无此意,但在皇上看来,她说这个故事就是这个意思,连皇上是什么样的人都没揣摩明白就敢随便直言,也不知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不过,依眼下情形来看,在魏国成为皇上囊中之物前,她都会是牵制和影响安伽提很有用的一枚棋子,所以在今后一段时间里,她很可能会成为后宫的新宠,我们得再提醒下锦宜,即便不拉拢此人为我们所用,也暂时不要去招惹她,先在掖庭老实待一阵。”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他们把小妹安排进了如意殿,这丫头从小娇生惯养,也不知能不能受的下去。”

“受不下去也得受,路是她自己选的,让她吃点苦头,看清状况也好。”嘴上虽然这么说,脚下却往掖庭方向而去。

从昨日姜昱走后,璃雅就开始思索,或许自己可以代替李锦宜。

姜昱把后宫女人都视为牵制前朝的棋子,李锦宜暂时失去了棋子的作用,姜昱就要找另外一颗棋子来对付淑妃,显然他对自己有兴趣。六哥归降后在大周地位肯定不会低,有了这个后盾,只要自己不像李锦宜那样忘了棋子的身份,把真心拿出来给Cao棋手肆意玩弄,那她平步青云、六哥重返斡尔朵就指日可待。

璃雅想通后,准备先向贬到掖庭的李锦宜示好,取信于李谦,再向皇上获宠,稳固自己的地位,当下说道:“珠儿,陪我去趟掖庭看看李才人。”

“娘娘要去见李才人?”珠儿不解。

“我要好好看看她的下场,提醒我在这后宫中不忘时时警惕,不要张扬,你给我带路,我们悄悄过去。”

璃雅换了件与珠儿一样的宫女装束,径直来到掖庭如意殿。

一进院门,就看到偌大的前院挂满了新染的布匹、刚洗的衣物,在一片灰白布衫的憧憧人影中,璃雅一眼就认出了李锦宜,只有她齐整的穿着织锦夹衫套藕色云纹长裙,高挽的云鬓间插根镂凿梅形的白玉簪和两支梅花状的白玉钿子,握着绳索的双手却是光秃秃的不饰一物,想来是为了浆洗方便,才褪去所有配饰。

此时她正在井边吃力的往上提水,细密的汗珠打湿了额前的碎发,狼狈又笨拙的动作在锦宜手下却是优雅从容,一如她平日的高贵端庄。

满满一桶水刚搭出井沿,一失手砸到了脚边盆上,刚洗好的衣物哗啦一下全翻到在泥水中。不远处一名老太监看见后立刻跑过来掐腰指着她说道:“哎呦李娘娘,您怎么连一桶水也打不了,真是人比花娇,可惜在咱这里的都是要干活的,不是养花的,像您这样一天连一百件衣服都洗不出来,上头知道了可是要拿咱家开刀的。”

锦宜没有搭理他,直起腰身从袖中抽出锦帕擦了擦汗水,那太监面子上挂不住,一把扯掉她手中帕子,狠声中留出三分情面:“我说您哪也别穿这么规矩了,到了这种地方,还摆谱给谁看呢您说是不是?”

李锦宜瞧也不瞧他一眼,放下绳索重新打水,老太监一怒之下推搡过去,将李锦宜推坐在刚洒下的水中:“你是个才人又怎么样,几十年来犯了事进这如意宫的妃嫔,没有一个能东山再起回到皇上身边的,给你留了脸你还不要,真当自己还是延喜殿的主子娘娘呢!”接着欲抬脚再踹上去,斜里飞出一人影将老太监踢了出去,接着一声怒喝:“李家出来的人也是你这狗奴才能随便欺辱的么!”

璃雅凝目看去,一个剑眉星目,轮廓分明的英武男子正一脸怒气的瞪视老太监,后者一看来人立即跪倒在地:“叶……叶将军,咱家……咱家也是奉命行事,求叶将军饶了咱家这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

“告诉你奉命行事的那人,若胆敢有下次,拼着我性命不要,也要拉着他和你们院子里所有的奴才陪葬。滚!”

老太监连滚带爬的离开后,男子神色立时柔和下来,怜惜的盯着李锦宜的手。

这双白皙纤柔的手拿过绣架,拨过琵琶,挟过画笔,握过马鞭,却是第一次用来抓这粗糙的麻绳打水,甚至可能烧火做饭,扫地劈柴。

男子再也忍不住,冲着后面喊道:“表哥,你今日也看到了,小妹在这受的是什么罪,还不快想办法救她!”

璃雅才发现,院门口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人,正是璃雅来找李锦宜的真正目的,靖远侯李谦。

“这人是谁,怎么可以跟靖远侯随便进入后宫?我刚听那太监叫他叶将军,难道是羽林卫的叶将军吗?”璃雅望着救李锦宜的男子问向珠儿。

珠儿悄声答道:“没错,他就是靖远侯的表弟叶冉,字简塘,护卫皇城的羽林军大将军,外朝男子只有他能进入掖庭,至于靖远侯,他虽被降了品级,根基可没倒,仇公公又不在这,他跟着叶将军一起进来,那些势力奴才哪个愿管这闲事。叶将军与靖远侯和李才人从小亲厚,又是个直性子,看见李才人受委屈,定要替她出头。”

叶冉与李锦宜跟着李谦走出院门来到僻静处,只见李谦一脸歉意的望着妹妹:“是为兄考虑不周全,让你受苦了。”

李锦宜微笑的看着他们:“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在这里也就做些粗活受些累而已。司马君玉虽然拿到了确凿证据,皇上迫于压力也只是把我贬到了这里,若是换做旁人,早就被满门抄斩了。我想

治世乱臣

治世乱臣

火爆新书《治世乱臣》是梁九九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昱,扎西,书中主要讲述了: 姜昱走出竹苑时日头已西沉,珠儿与海棠送驾后欢天喜地的回屋。 “皇上有没有说给咱们挪地方?” “对啊对啊,或是晋晋位份也行,白五被

作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治世乱臣》乱臣什么意思 第11章 虎落平阳 治世乱臣娘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