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降到

《妃常降到》琳贵妃为什么降为常在 第三章娶妾 妃常降到玻璃

时间:2019-08-10 00:10:20编辑:拇阅读

主角叫杜安,杜鱼的小说是《妃常降到》,它的作者是小毛驴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但那些流亡的成员里,他们不算。春江花月夜,属于若水派的领头人,又不属于若家派,成员常常来无影去无踪,为任何人服务又不为任何人服务,

妃常降到

>>>《妃常降到》在线阅读<<<

《妃常降到》免费试读


但那些流亡的成员里,他们不算。

春江花月夜,属于若水派的领头人,又不属于若家派,成员常常来无影去无踪,为任何人服务又不为任何人服务,唯一能调动他们的只有敬白年,唯一听命于敬白年这五个人都是他从万千孩子里精挑细选选出来亲手一一培养出来的。

当然,顾经年不是,她从小生长在伊家,敬白年与自己有关系,完全因为他是顾经年父亲的朋友。

所以,顾经年虽然是冷月,但她一直是宁静的,沉默的,受人保护的,在五个师兄姐妹中,一直都是那个隐形人,每次杀戮,顾经年都只是个看客,大家只知道她是敬白年身边的丫头。

是他疼爱的孩子。

知道顾经年也是属于他们五个人中的一名,知道她属于月,也知道,她根本没本事,不像他们个个本领非凡武艺高强。这么多年来,陪顾经年玩,陪她度过的也只有杜鱼而已,其他人,真的来无影去无踪。

春江花月夜,春是红娘,她有一把血色的好剑,名为血恋。江是江南柏,一个善用幻术的美男子,时男时女,千变万化,柏浪剑的主人,花是六凌菊,人称六先生,杀人带笑,以香取人,凌界剑的主人,而顾经年,她是月,冷月,月影剑的主人,杜鱼是夜,白沙剑的主人。他们手里的剑,把把绝世,通通都排名普的前方,虽然,都不及敬白年的残星。

这也是顾经年为什么愿意无所顾忌的和杜鱼来往的原因,她是月,他是夜,他们是知己,是好友。

而且,他们紧紧贯连,顾经年的月必须在他的夜里出现,他的夜,有她才有光,有明亮。

顾经年记得。

自己十六岁的时候,杜承天来顾家,代他儿子杜安星来提亲,顾经年的父亲神色担忧,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说容他再想想。

经年,你怎么想?当晚已经有好几个月没露过面的敬白年却出现在顾家,温柔的问她。

敬白年看顾经年的眼睛,向来都带满了怜爱,父亲站在他身边,低头站直,恭恭敬敬,不发一言,顾经年看着站在月光下的敬白年,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却掩藏不住他菱角分明的俊脸。

除了与自己说话的时候,他的眼里永远盛满冷漠。

这是顾经年从小最膜拜最欣赏的男人。

当时顾经年调皮的朝他笑笑:师傅,全听师傅安排,师傅觉得好,我就嫁,师傅觉得不好,我就留下。她是故意这么问的,自己在试探,顾经年就不信,精明的敬白年看不出来一个少女的春心。

她必须要知道,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他想让自己怎么做,这么多年对自己宠爱真的仅仅是一个长辈对一个孩子的关心?而顾经年从学会喜欢一个人开始托付的真心值不值得。

敬白年对着月亮轻轻闭上了眼,许久后才缓缓的说:你做个平凡的女子吧,一直就这样干净的生活,做个贤妻良母,杜安星,会是个好男人。

顾经年看着站在她面前闭着眼睛说话的男人,忍不住的笑出来,笑着笑着眼里就禽满泪水,语气哽咽的对父亲说。

爹,那我就嫁给杜安星吧,我会做个贤妻良母的。

杜鱼,你认识的,凉夜,他会在杜家,我会让他保护好你的。敬白年继续闭着眼睛缓缓的说,顾经年突然觉得他的那张英俊的脸特别的招人恨。

顾经年就这样,在接受杜家厚重的聘礼,穿上嫁衣成为杜府的大少奶奶,盖上盖头的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做个平凡人,做个贤妻良母,压住所有的野性,压住所有的锋芒,只去做个别人家的好妻子,做个敬白年希望做的普通人,什么春江花月夜,什么若家派,什么王朝恩怨,从此都与自己无关。

那天在迎亲队伍了杜鱼也来了,人群繁多的时候,他靠近顾经年,无奈的用仅仅是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可真像贤妻良母,这小师妹变大嫂,身份尊贵啊,嘻嘻嘻。

顾经年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这个随时冰着脸却对着自己幸灾乐祸,笑得合不拢嘴的少年。

新婚之夜,杜安星拿剑劈开顾经年的盖头后,扬长而去,完全没有近一步的意思。

顾经年打开窗子,对着窗外的月亮发呆,没有哭,但很难受,对于敬白年所说的这个好男人。

他会回来的,你要适应下去。

敬白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顾经年身后,轻轻的对她说。顾经年转过去,看着敬白年漆黑的眸子,在黑夜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师傅。顾经年带着哭腔想要求他,求他带自己走,敬白年走近了她一些,伸手将顾经年腰间的玉拿走,那是顾经年的冷月,象征着她的身份,是自己与敬白年的关系的证明,他要收回它了,而顾经年,也要失去它了。

师傅。顾经年再一次求他。

从此你只是,我,也要走了。敬白年爱怜的摸了摸顾经年的头轻轻的说。

顾经年上前,紧紧地抱住他,对于这个拥抱,敬白年没有拒绝,他就那样任由顾经年紧紧地抱着。

师傅,若我做不了平凡人,做不了贤妻良母,你一定要回来,回来接我。月光下,顾经年仰起头对敬白年依旧沉静的眼眸请求,这一次,敬白年点了点头。

好。落下这简单的一个字,敬白年就推开了顾经年,从窗户飞驰而出,她看见月光下飞翔的敬白年,一袭白衣飘飘而去,离自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顾经年朝敬白年离去的方向微笑,保持她能保持的最大笑容,不理会不停不停流下来的眼泪。

告诉自己,会好好的,会尽所力去做一个妻子的职责,会慢慢的去接受去爱上她的丈夫,不管他再坏再讨厌再不想见到自己。

然而两年过去了,顾经年始终做不了一个贤妻良母,或者说,她做不了杜安星的良人,她也做不回顾家的千金大小姐,因为两个月前,顾家上下近二十多口人,一夜间被人杀光。

顾经年就注定了做不了普通人,做不回顾小姐。

还好,敬白年始终没有抛弃自己,他回来了,虽然顾经年到现在还没见到他人,但她知道他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注视着自己的所有,这样想来,所有的孤单委屈好像都减退了,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搬来东苑后的第二天,街道上传来热闹的唢呐声,杜安星在娶其他的女人了。

说没任何感觉是骗人的,毕竟顾经年曾经那么努力那么努力的想要走进这个男人的生活里,但,缘分未到就未到,杜安星,这个空有外表表的男人,只有野性没有人性。

顾经年驯服不了她,但她也归顺不了他。

杜家的仆人来找顾经年:大少奶奶,大人让你回府。

顾经年轻声说知道了就挥手让仆人下去了,自己对着天空发呆,她不想回去,讨厌一个没有自己存在感的地方,讨厌杜安星得意的笑容,还有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

你应该回去。头顶有声音响起,顾经年将手里的茶杯向上郑去,他灵巧的躲开,微笑的从房梁跳到她面前,无声无息。

这就是杜鱼,以风一样的速度常常潜伏在你周围。

来无影去无踪,还好他除了轻功其他功夫平平,否则顾经年真为自己的安全感到担忧,这丫随时冰着一张脸,等哪天他突然神经病发一刀把自己杀了那真是完蛋了。

你陪我回去?顾经年反问,杜鱼笑笑,做出个请的姿势。

上车前他隔空对经年说:你放心,我在,只要在杜府,我随时可以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你需要。这是杜鱼那张贱嘴里难得吐出来的几句好话,顾经年朝他翻白眼,拉下帘子。

少奶奶,我们需要带好礼物给夏小姐,您准备好了吗?丫鬟兰儿问顾经年,她转过头看着她,这丫鬟是自己刚嫁进来杜府时杜安星硬塞给她的,说身边没有一个像样的人出去丢脸。

当时顾经年就免为其强的接受了,她睡觉时向来不喜欢别人进来服侍,这兰儿倒还好,顾经年不需要的,她想要的她都一一听从,且不问什么不对外说什么,也是顾经年最喜欢她的地方,所以这两年来她也算是顾经年最亲近的人。

兰儿,你一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少爷当初执意要娶我。顾经年朝她轻问,兰儿低着头,每次提到这事都是这样沉默不语神色紧张,顾经年知道她是了解的,过去兰儿不想说自己也不逼迫,但今天她好奇心起非要想问说个所以然来。

少奶奶,您还是别问了。兰儿请求。

你说,今天你一定要说,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现在根本不是什么少奶奶了,他杜安星于我只是过客,我知道你了解实际情况的,你说,我不信其他人的那些杜安星对我一见倾心狗屁传言,你是我的人,就得听我的话,就算以后我们从杜家搬出来,你还是我的人,我会想办法把你带出来,来东苑或者雨花店,替我打理的。

兰儿抬头,很郑重的看着顾经年:少奶奶,我是不能跟你出来的,我只能属于杜家,这是命,谢谢你的好,这么多年来,你是对我最好的一个,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只是少奶奶,就算我以后不跟着你了,你也一定要记得,我永远是你的人,永远。

当年大少爷生病了,病得很重,连御医都来了好几个,每个都是摇头而去,最后还是一个江湖术士治好的。

离开之前他对大人说,少爷这病应该找个合适的女子冲冲喜,大人问何为合适之人,术士笑了笑,说只要将朝内文武百官所有适龄孩子的名字谢在纸条上,抓到的便是适合之人,大人真的那样做了,而且还抓了三次,都是抓到少奶奶你的名字,这才上门求

妃常降到

妃常降到

主角叫杜安,杜鱼的小说是《妃常降到》,它的作者是小毛驴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但那些流亡的成员里,他们不算。春江花月夜,属于若水派的领头人,又不属于若家派,成员常常来无影去无踪,为任何人服务又不为任何人服务,

作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妃常降到》琳贵妃为什么降为常在 第三章娶妾 妃常降到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