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怨,未央雪

《金屋怨,未央雪》末央金屋 第三章 出行路上 金屋怨,未央雪大叔受

时间:2019-08-10 12:07:17编辑:拇阅读

经典小说《金屋怨,未央雪》由浮生乱舞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承彦,言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华丽的马车缓缓的行驶在街道上,路过之处无不停止,观看这华丽无比的马车,猜测这车中的人是何种的身份,柳承彦听着车外人的议论纷纷,几不

金屋怨,未央雪

>>>《金屋怨,未央雪》在线阅读<<<

《金屋怨,未央雪》免费试读


华丽的马车缓缓的行驶在街道上,路过之处无不停止,观看这华丽无比的马车,猜测这车中的人是何种的身份,柳承彦听着车外人的议论纷纷,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眼里不耐之色一闪而过。坐在旁边的陈浅言并没遗漏他这些的表情,心中不禁苦笑,想起前世的自己,就喜欢被众星捧月的感觉,每一次出行的车辆都奢华至极,那一日自然也是一样。

“彦哥哥,一会我们去河边都玩什么啊?”陈浅言坐在柳承彦的身上,一脸天真的问着,眼里是对柳承彦深深地孺慕之情,“言儿喜欢玩什么?”六岁的柳承彦,隐隐有几分俊秀风姿,温柔的一笑,不禁迷倒了陈浅言,陈浅言呆呆的望着,“彦哥哥,玩什么,言儿就玩什么!”看着这样的陈浅言,柳承彦心里生不起一丝厌恶,此时的目光不禁有几分宠溺。然,温馨景象不长。只听外面嘈杂一片,突然。。。。。。。。。。。

“知道那马车中的人是何等富贵吗?”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一听那人便是一魁梧大汉。这话一出,人们便纷纷询问,“这马车是公主府的,那车里的人自然有陈翁主了,说起来,这翁主可是荣宠极了,皇室中人没有那个不喜欢她的。”听着这话,陈浅言不禁开心的笑了,她喜欢别人都在谈她,喜欢每个人都把她捧的高高的,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可是,你们知道吗?里面还有一位,燕王殿下。”这话一出,人群如炸锅了一般,七嘴八舌的说开了,什么燕王最不受宠,母亲居然二嫁,什么若是没有陈浅言的母亲安颖公主,这马车,燕王可能都做不起,更惶论被皇帝重视了。

车内的柳承彦,撰紧双拳,极力忍耐自己的情绪,眼里的阴鸷却也是越来越浓。陈浅言听着外面的声音,越发听着不对,而后又看了看柳承彦,见到这样的柳承彦,软软的小手握住了柳承彦的手,而后对绿欢道:“绿欢姐姐,把刚才那些乱嚼舌根的刁民给我抓起来。”糯糯的声音偷着几丝威严,陈浅言也是有脾气的,当未触及到她底线的事,陈浅言总是一脸无害的表情。可是一旦触及到她的底线,就已不是赔罪几句就可以了事了。

可是陈浅言却并未想过,她下意识的维护却伤了柳承彦那可笑的自尊,因为想要帮柳承彦收拾那帮刁民,所以忽略柳承彦那愈来愈黑的脸色。

等到车外捆绑了十余人,陈浅言,便撩起车帘,这一看,却发现只是几个文文弱弱的迂腐书生,如今只是被绑,便已开始求饶,毫无书生的气节。

“绿欢姐姐,那第一个说话的人那?”陈浅言严厉的问道。

至于柳承彦,此刻只是面色阴沉到了极点,听到陈浅言的话,面上又是一惊。

“翁主殿下,那个人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所以奴婢也不知道。”绿欢的话让陈浅言皱起可爱的眉毛,‘唔!那个人离开了,算了,先收拾这几个,让彦哥哥,高兴高兴。’于是便下令,“绿欢姐姐,乱棍打死他们。让他们说我的彦哥哥。”一边的柳承彦听到这话急忙阻止,可是陈浅言此时娇纵的脾气却显现出来,别人越不让她做的,她越做,更何况她本来就是想替柳承彦出气。于是争论无果,那十几个书生当众被打死。

之后,再之后发生了什么?对了,柳承彦与自己去河边游玩完后,回宫,不久便传出燕王娇纵蛮横,当街杖杀十余人,被皇上杖责五十,后关禁闭月余。再后来,柳承彦重获圣宠,才得以洗刷。自己才知陷害者竟是太子柳承明。太子柳承明本想陷害柳承彦后,伪造罪证指向贤王柳承德,这样东窗事发后也能独善其身。可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次年太子柳承明被废,改立柳承彦。

‘太子无能,三年来毫无功绩,本就不该,在其位谋其思方为正道,怎奈竟是如此善妒,在这方面的心计却是颇深。’陈浅言这么想着,不禁叹了口气,柳承彦对陈浅言十分不错,但是絮月公主与柳承明之母栗妃曾有冲突,陈浅言当时也无法相帮。

“怎地小小年纪就已开始悲春伤秋了。”柳承彦不愿见到陈浅言这般的愁思。毕竟也是青梅竹马,情义自然非同一般,柳承彦之前所厌恶的不过是娇纵蛮横,无理取闹以及不顾他自尊的陈浅言,说到底他还是比较喜欢陈浅言这个妹妹的。

看着柳承彦那温和的的笑容,陈浅言耳边不禁回响着这句话“若得言儿作妇,定以金屋储之。”一如前世,今世的柳承彦依旧许下了那样深情的誓言。可是誓言却成了空,前世今生如今看来竟是这般可笑。

童稚一语诺成空,天真初散余朦胧;金屋佳言可叹痴,独倚长门忆情浓。

——浮生乱舞

然,“彦哥哥,不是言儿悲春伤秋而是……”‘而是前世的自己究竟是怎样的笨拙,连这等皇家秘辛都探不透。这样的话语,我又要怎么说与你听。’“而是言儿刚刚看到了一帮人在耍杂艺很是好看,可是母亲大人说过的那些东西容易伤到言儿,不让言儿去看,所以言儿很是苦恼。”‘一如情感,皇家是最不喜欢的,可是自己那,见它的外表是那般的惑人忍不住的去沾染,到头来却伤了自己。’

“真是个孩子,等到以后,彦哥哥把整个戏班子都买下来给言儿,言儿说好不好?”柳承彦温文尔雅,俊秀不凡,真真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这般的温柔仿若前世初为皇帝之时,恍进了陈浅言的心。

陈浅言有些分不清现实与幻境,傻傻的说着:“彦哥哥,你对言儿许下这么多的誓言,真的会实现吗?”语气中竟带有几丝期许。眼里氤氲一片,模糊了面前人的模样,不觉有几分狼狈。

柳承彦见此,不禁拥住了陈浅言,“彦哥哥答应浅言,对浅言许下的诺言一定会实现的。”陈浅言在柳承彦的怀中,发现柳承彦的怀抱是这么的温暖。

突然,此时一威武大汉的声音响起,一如前世,“知道那马车中的人是何等富贵吗?”

一句话把陈浅言拉回现实,想起刚刚自己的失态,两朵红云不禁飞上脸颊。可这声音,“绿欢,吩咐下去,以妄论皇族,藐视皇权之罪捉拿为首之人。”

“是翁主。”看着绿欢掀开车帘,往车外走去的背影,陈浅言不禁想起前世,竟是自己那喜爱被众星捧月的感觉害的她与柳承彦渐行渐远。如今想来却也是极其可笑的。

“言儿?”柳承彦疑惑的看着她。陈浅言知道柳承彦疑惑的是什么,可是陈浅言不能说,只是道:“彦哥哥,怎么了?”

在这一刻,柳承彦的思绪可谓百转千回,随即摇摇头,只是低语道:“言儿,没什么事,只是想说,彦哥哥一直都在。”顿时车内弥漫着奇怪的气氛,似温馨,又似尴尬……

似是承诺一般的语气,陈浅言的心不禁停了一下,随即暗恼自己的反应,不过柳承彦的话语却让陈浅言不禁有几丝惶恐,也有了几丝防备,陈浅言害怕踏入前世的轮回,即便嫁给柳承彦是无法改变的,那也要控制自己的心,让它重归寂静。

“翁主,人抓来了,要怎么处置?”绿欢的声音打断了陈浅言的思绪,陈浅言不觉抬头看向柳承彦,开口道:“彦哥哥,你知道的言儿一向不懂这些章法的,罚轻了或罚重了都会被别人当做笑料的。不如彦哥哥帮我罚吧!”

见柳承彦点完头不禁心道:‘虽说柳承彦此刻不过六岁,但毕竟是天家的孩子,成熟的极早,就算他看不懂这些道道,那王美人也是能看懂的吧!毕竟那可是深宫中的老油条了。’柳承彦看着此时的言儿,眼神里不禁带着几分审视,‘若是之前我到真可以把你看成得不到食物的孩子,可是言儿,你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但你却控制不了自己不去东想西想,言儿,你到底怎么了?’一时间车内陷入一片宁静,两人心思各异。

金屋怨,未央雪

金屋怨,未央雪

经典小说《金屋怨,未央雪》由浮生乱舞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承彦,言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华丽的马车缓缓的行驶在街道上,路过之处无不停止,观看这华丽无比的马车,猜测这车中的人是何种的身份,柳承彦听着车外人的议论纷纷,几不

作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金屋怨,未央雪》末央金屋 第三章 出行路上 金屋怨,未央雪大叔受